联华证券_股指期货配资网_黄金期货配资_国家允许的配资平台
国家允许的配资平台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_股指期货配资网_黄金期货配资_国家允许的配资平台 > 国家允许的配资平台 > 10倍杠杆炒股 政治局会议审议中部崛起文件,释放出哪些重要信号?|经济粤评

10倍杠杆炒股 政治局会议审议中部崛起文件,释放出哪些重要信号?|经济粤评

发布日期:2024-07-02 04:36    点击次数:127

10倍杠杆炒股

在全国区域战略布局上,中部地区有望迎来新一轮发展契机。

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加快崛起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强调要发挥科教资源集聚的优势,做大做强实体经济。要发挥区位优势,加强现代化交通基础设施体系建设,更好融入服务新发展格局。

粤评君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和广东,理应抓住这一机会,在对接中部地区崛起中进一步巩固提升自身在全球经济特别是产业格局中的地位。

定位不变,重在冲刺2025年目标

从会议消息看,此次《措施》有三点值得注意。

一是“三基地、一枢纽”(我国重要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的定位不变,既显示了政策的延续性,更体现出中部地区在保障国民经济安全方面的特殊重要性。

粮食、能源原材料、装备制造和交通运输,对中部六省来说,既是优势,更是责任。

二是更加强调创新,强调自主研发,强调面向未来。

回顾中部崛起发展史,从“承接”到“创造”的姿态转变清晰可见。

2004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此后10多年,面对资源型经济后继乏力的难题,产业转移成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高频词;2012年,国务院发文提出,中部地区崛起要推动重点地区改革创新、全方位扩大开放;2019年召开的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更加强调,中部地区崛起要以新发展理念引领高质量发展。

今年3月召开的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座谈会再次明确中部地区“三基地、一枢纽”的战略定位,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强调,要一以贯之抓好党中央推动中部地区崛起一系列政策举措的贯彻落实,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合力,在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中奋力谱写中部地区崛起新篇章。

直到此次会议消息,用近三分之一篇幅,强调要充分发挥科教资源集聚的优势,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强原创性科技攻关,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中部地区不仅要统筹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还要培育壮大新兴产业、谋划布局未来产业。

谋划“未来产业”不仅是上海、深圳等发达城市的事,更是全国的事,前提是要因地制宜。

三是强调落实,明确分工。

政治局会议提出,中央区域协调发展领导小组要加强统筹协调,中部六省要切实扛起主体责任。

原因很简单,目前关于中部地区崛起的纲领性文件,是202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份文件对中部崛起在2025年和2035年的目标任务有明确要求,比如,到2025年,中部地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等。

按照规划,中部六省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如,2022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历史性突破60%大关,2023年粮食产量占全国的29.2%等。

当然,也要看到,对照2025年目标,中部地区在部分指标上尚有差距。这个时候推动《措施》落地,正当其时。

放眼全国经济,中部地区重要性凸显

很多人都知道,全国经济重心(区域经济空间中,各方向经济力量保持均衡的一点)在中部,却很少有人知道,东部地区的经济重心同样在中部地区。

从数据分析看,这是由于东部沿海地区呈南北走向,且产业经济在沿海区域高度集聚。但从经济空间看,这也显示出,中部地区在全国经济布局中的特殊地位:要在全国地图上找一个地方,有效承接东部地区的经济辐射和产业转移,无论是区域优势,还是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中部地区都是首选之地。

事实上,这个趋势已经在发生。

“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既是中部地区重要定位,也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关键支撑。从全国制造业重心看,1987—2017年30年间,制造业的重心经历先西南、后东南、再西南,总体来看都离不开中部地区的范畴,2002—2017年这15年的制造业重心西移,更是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关系密切。

中部地区崛起,最为显著的变化便是产业崛起。

在湖北武汉经开区的岚图汽车总装车间,工人在流水线上作业。新华社发

数据显示,其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和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占全国比重分别达27.3%和17.8%。高新技术企业8.25万家,占全国总数约40万家的21%。2023年,安徽新能源汽车产量86.8万辆、增长60.5%,郑州中铁装备盾构机产销量连续六年全球第一。

不仅如此,紧邻东部地区,并通过多条世界级水道以及高速、高铁网络与沿海发达地区紧密相连,中部地区天然就是现代产业集群建设的重要支撑。这在当下全球产业面临从“离岸制造”到“近岸制造”转变的背景下,对中国经济的整体性安全,意义尤为重大。

回到广东来说,面对国际关系等复杂因素裹挟下的全球竞争,面对产业体系和发展动能的新旧转换,要保持发展势头、提升发展质量,就必须更加借助全国统一大市场,通过在全国更多区域实现产业优化布局,实现深度经济联动,提升经济纵深度,从而提高经济的整体竞争力。

一句话,粤港澳大湾区要充分发挥“一点两地”的新优势,广东经济要继续“挑大梁”,与包括中部地区在内的全国各大区域进一步加强合作联动,势在必行。

规划长度合计近2000公里的赣粤大运河等重点基建项目写入国家规划;比亚迪、华为等龙头企业纷纷在武汉、合肥等地布局产业链;今年初,安徽省党政代表团来粤考察交流,推动两地科技创新资源共享、平台联建、人才交流和成果转移转化,特别是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等方面推动合作……

粤港澳大湾区、广东与中部地区的携手,是两大区域之间的“双向奔赴”,有利于推动全国区域发展更趋协调,助力我国优化生产力空间布局,深入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

【撰文】王彪

【策划】黄应来

【出品】南方经济智库

参考文献:

喻新安《“中部地区崛起”20年:更高起点上如何更进一步》。

李善同,黄 怡,刘云中。《中国产业空间重心移动特征与启示》[J].经 济 地 理.2022.9。

梁龙武,先乐 10倍杠杆炒股,陈明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区域人口与经济重心演进态势及其影响因素》[J].经 济 地 理.2022.2。